科研咨政 首页 > 科研咨政

即墨柳腔的现代继承与发展

2017-08-28

  一、柳腔艺术概况

  柳腔是青岛地区特有的地方剧种,距今已有二三百年的历史。柳腔发源于山东即墨西部的大沽河流域,是在山东地区地方戏原始声腔“肘鼓子”的说唱基础上,吸收当地的民间小调和花鼓、秧歌的表演程式而逐步形成的。根据现代人整理研究,柳腔最初是从沿街乞唱的声腔而来的,后来发展成舞台板腔戏剧。柳腔曾经一度在青岛地区非常流行,创造了繁荣辉煌的历史。20世纪30、40年代,柳腔戏班遍及即墨农村和青岛市区,深受群众喜爱。1959年,青岛柳腔剧团应邀进京,三次进入中南海礼堂,为党和国家领导人演出,受到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毅等领导人的接见和鼓励,郭沫若、田汉、梅兰芳、老舍等众多的戏剧艺术家都曾经亲临剧场观看演出,并且给予高度的评价和赞扬。1985年新编剧柳腔戏《王三卖鱼》荣获首届中国“首届戏剧电视片鹰象奖”二等奖。2003年由即墨政府投资二十多万元排演出版了《赵美蓉观灯》、《彩楼记》等23个传统剧目的光碟,行销海内外,还编印了70万字的《即墨柳腔选粹》,建立了艺术档案。

  即墨柳腔目前有传统剧目120多个,移植剧目80余个,现代剧目40个。柳腔的传统剧目题材包括公案、婚恋、家庭伦理等几个方面,内容多取材于历史故事、传奇话本和民间传说。传统剧目中,以“四京、八记”为主要剧目。四京包括《东京》、《西京》、《南京》、《北京》四部;八记包括《罗衫记》、《绣鞋记》、《玉杯记》、《金簪记》、《风筝记》、《钥匙记》、《丝兰记》、《火龙记》。在民众中最受欢迎,流传最广。

  即墨柳腔是一种民间艺术,采取即墨方言进行演唱和说白,唱词和说白都具有通俗易懂、诙谐幽默的特点。同时,由于柳腔是一种现场表演艺术,唱词和说白都非常注重刻画人物形象,有时可以达到一字千金、力透纸背的效果。以《东京》中的“赵美蓉观灯”一出为例。这一出戏可分为两折,其中第一折《卖宝童》中共有三个人物,孙宝童,孙宝童的母亲卢秀英,人贩子王婆。东京讲述的是宋代赵洪与孙百万同朝为官,赵将女儿美蓉许配给孙次子继浩为妻,后孙家落难家败,赵洪遂起赖婚之心,趁女儿美蓉与孙继浩约定花园赠金之际,差家人拿住孙继浩,强加罪名送官定罪。孙母惊扰身亡,其嫂卢凤英被迫卖子葬婆母。在《卖宝童》一折中,宝童的角色设定为一七岁幼童,他一出场先是以活泼欢快的动作亮相,称自己在大街上玩耍,“不是打砖就是打瓦,碰上一块打一块,碰上两块我不留它”。让观众以为这只是一个顽皮无知的幼童。可是随着剧情的发展,当宝童听到母亲说无钱安葬祖母的时候,他主动提出到“我大街上把卖婆找,找到卖婆就卖了我。卖上纹银三十两,十两给俺奶奶打棺椁,十两给俺二叔去送饭,十两给娘你买柴禾。”当一个七岁的孩童说出这样的话来的时候,确实让人心酸,形成非常巨大的情感冲击力和感染力。接下来母亲卢凤英的唱词更加加深了这种悲剧感,她说“忽听娇儿说此话,出言骂声小冤家。孙家老辈没伤天理,出了你这小冤家。儿呀儿,你想一想,我有你俩?有你仨?卖了你,还有他?你好比蝈蝈腚上一根毛,拔了去,就把为娘活疼煞。咱要着吃,要着穿,也不让亲生的儿离开了妈。”用非常简洁质朴的语言,道出了一位母亲对独子的疼惜和不舍。后来宝童在母亲让王婆抱柴禾去烤火的时候,让她少拿,等自己被卖了,就没人给母亲去拾柴禾了。王婆带走宝童的时候,卢凤英一再地嘱咐不要把宝童卖给南关赵洪家,岂不知王婆正是做的这样的打算。当王婆带着宝童往赵洪家走的时候,宝童说:“怎么往南走?”王婆吃惊的说:“这个小人儿还认识道来!”这些语言、行为,从多个侧面刻画出一个聪明伶俐,乖巧懂事,心地善良、孝敬长辈的的小幼童形象,极大地引起了观众的同情心,也就更加痛恨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赵洪员外。

  另外,王婆在其中虽然是一个用于穿插剧情作用的小人物,在剧中只有几句唱词和独白,但是却非常生动地刻画了这个人物的内心和性格。如她在雪天赶路,寒冷饥饿,看到孙家门口挂着招魂幡,不知道是谁死了,但是她自语道:“管它谁死了,就这个冷天儿,待我进去哭两声,吊个孝,找碗热水喝喝也好。”后来在王婆的撺掇下卢氏答应卖了宝童,卢氏让王婆到后面烤火,自己再和宝童说几句话,王婆的旁白说:“就这个冷天,你亲我亲,都不如把火亲。”简简单单的几句台词,活活刻画出王婆虚伪、势利、唯利是图的刻薄嘴脸。

  二、柳腔生存现状

  中国传统戏剧中,研究者们比较重视的是昆曲的剧本台词,都是以辞藻典雅华丽见长,并且讲求声律格调。对于乱弹,花部,甚少有研究者注重它们的文字艺术。但实际上,越是这种贴近民间的剧种,越是通俗易懂、生动形象,蓬勃富有生机。很可惜的是,柳腔现在的发展前景堪忧。主要存在以下一些问题。

  第一,作为柳腔的载体即墨方言遭到破坏,原有的许多方言词语越来越淡出人们的生活,成为“历史文物”。“由于外来人口的激增,青岛城市化进程和现代化进程的加速,青岛方言也渐渐失去了生存的土壤,带有各地口音的普通话成为日常交际的主流话语。”“目前除了一些老市民还说青岛话外,大多数年轻人在日常交际中自觉或不自觉地使用普通话作为交际和工作语言。” 即墨方言的境遇也是如此。很多即墨方言中的特殊词语现在在四十岁以上的中老年人群中还可以听到,但是对于更年轻的一代已经基本上不使用了,甚至有很多都已经不知道其涵义了。如“踢蹬”是“坏了”的意思,“扎古”是“修理”的意思,“相应”是“合适”的意思,“夜来”是“昨天”的意思,“前夜”是“前天”的意思。而在普通市民中,对于90后、00后的语言教育,基本上全都使用普通话,即墨方言越来越少的作为交际语言使用。在这种形势下,以即墨方言为载体的柳腔的前景确实堪忧。不乐观的估计,在今后的二十年到三十年中,年轻的一代不喜欢听柳腔或者根本就听不懂柳腔是很正常的现象了。

  第二,传承者越来越少。目前专业的柳腔剧团只有一个,演员平均年龄较大。年轻演员少,且因市场的原因,流失严重。一些老剧目的传承和表演都面临巨大的问题。近期由政府采取的文化惠民政策,一些村庄和社区的业余剧团开始发展起来,但是面临同样的问题。

  第三,观众越来越少。由于方言原因和娱乐方式的改变,柳腔的观众越来越少,在即墨地区,现在仍然喜欢柳腔的区域仅限于即墨西部移风镇、刘家庄镇及周边平度的几个村庄,观众以中老年为主,造成柳腔接受范围逐渐缩小,观众越来越少等局面。

  三、柳腔的传承与发展

  2006年,即墨柳腔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政府出资为即墨柳腔剧团购买了新的舞台车、灯光、音响等设备,添置了新戏服,剧团的演出场次逐年增加,近几年剧团每年的演出都超过100场。剧团由差额拨款改为政府全额拨款单位,演员的工资有了保障。2003年由齐鲁音像出版社录制了23个经典剧目。在中小学开展柳腔进课堂的活动,引导中小学生认识柳腔,喜欢柳腔,培养新的观众群体。同时,即墨政府还出台了文化惠民政策,支持民间剧团的筹建,每年出资200万元支持1000场民间剧团的演出。按照每场2000元的标准给予补贴,资助演出器材。这些措施激发了很多民间艺人的积极性,一时间成立了不少民间剧团,演出场次也越来越多。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即墨方言的逐渐淡化,柳腔的前景并不乐观。应加强对传统剧目的保护、整理和研究工作。目前的当务之急除了培养年轻演员、培养观众以外,对传统剧目的整理、保存和网上传播也很重要。录制于2003年的18张光盘,由于年代久远,效果较差,并且字幕中多有讹误,应召集现有的老艺人,将经典剧目重新录制,精心打造一套柳腔经典剧目系列,将这种戏曲艺术采取这种方式保存和固定下来。这不但对柳腔的传承和保护有着重要意义,对即墨方言、即墨文化的传承、保护和研究也具有很重要的作用。还可邀请汇聚青岛市或山东省内的高校科研力量,对柳腔的剧本等进行整理研究。

  对于即墨方言的传承和保护是根本。方言的逐渐淡化和消失是中国各地普遍面临的问题。现在上海采取方言进课堂的方式保护上海方言。我们即墨也可以采取多种方式,激发市民们对自己本土方言的自豪感,让会说即墨话,能说即墨话成为一种荣耀和时尚。考虑到现在文化融合的大趋势,用普通话交流比较方便,可以采取措施鼓励市民们使用两种语言,做到普通话和本地话同样娴熟,同样流畅。鼓励市民们爱自己的家乡,热爱自己的语言。

  由于各种原因,中国地方戏基本上都遇到了同样的境遇。这也是一个历史趋势,是一个自然选择,自然淘汰的过程。我们这一代人所能做的也只有尽自己所能多保留、多保护一些传统艺术的精华部分,让后代有根可寻,这就足够了。

中共青岛市委党校文史部 顾迎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