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咨政 首页 > 科研咨政

丁字湾沿岸史前贝丘聚落的考古学研究

2017-08-29

  胶东半岛的地理环境比较独特,东西狭长,南北较窄,北、东、南和西部偏北三面半环海,只有西南一隅与山东大陆相连。在北辛文化中晚期至大汶口文化早期阶段(距今约7000—5500年),这里沿海地区广泛发现存在大量贝壳堆积的“贝丘”遗址,即文化堆积中存在大量人类食剩的贝壳,这也形成了这一时空范围中最具特色的“文化景观”。

  众所周知,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胶东半岛地区新石器时代后期至青铜时代早中期的文化发展序列基本建立起来。而对于“贝丘”这种特殊地理环境下的古代文化,其生业经济的类型和内涵与环境关系密切。1994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胶东半岛贝丘遗址研究课题组,对胶东半岛沿海地区开展了专题环境考古研究。当时分别选取半岛北部沿海的9处和南部沿海的11处贝丘遗址,进行细致的调查和试掘,系统收集人工遗物和动植物遗存,以获取各种有用信息。然后采用多学科合作的方式,分析、研究和阐释半岛地区新石器时代以来自然环境的演变以及人类与环境的互动关系。以此为基础,进而在更大的空间范围内进行比较研究,为合理解释人类的行为和社会、文化变迁等进行了有益的尝试。1

  九十年代中后期,中国考古学的研究目的和方法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学界普遍认可聚落考古和多学科合作研究是研究古代社会的可行路径和方法。由此,也提出了一系列颇有吸引力且有待于我们从更细致的层面予以解决的问题:如胶东半岛贝丘遗址的形成、生业经济构成、社会组织结构、海平面升降对环境变迁的影响、沿海与内陆的普通遗址的异同等等。

  基于以上原因,山东大学东方考古研究中心和青岛市文物保护考古所在2007年达成合作意向,决定选择一处贝丘遗址开展细致的考古发掘和多学科合作研究。通过实地考察,我们发现胶东半岛20余处贝丘遗址保存状况都不算太好,或者离村庄太近,历年破坏得比较严重,如紫荆山、乾山、唐家、许家疃、北兰格、邱家庄、臧家、南阡等;或者遗址上种植有果树等经济作物,难以立即进行发掘,如南王绪、大仲家、东初家、蛎岔埠、窦疃、现子埠、丁戈庄等。

  胶东半岛的地理环境比较独特,东西狭长,南北较窄,北、东、南和西部偏北三面半环海,只有西南一隅与山东大陆相连。在北辛文化中晚期至大汶口文化早期阶段(距今约7000—5500年),这里沿海地区广泛发现存在大量贝壳堆积的“贝丘”遗址,即文化堆积中存在大量人类食剩的贝壳,这也形成了这一时空范围中最具特色的“文化景观”。

  众所周知,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胶东半岛地区新石器时代后期至青铜时代早中期的文化发展序列基本建立起来。而对于“贝丘”这种特殊地理环境下的古代文化,其生业经济的类型和内涵与环境关系密切。1994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胶东半岛贝丘遗址研究课题组,对胶东半岛沿海地区开展了专题环境考古研究。当时分别选取半岛北部沿海的9处和南部沿海的11处贝丘遗址,进行细致的调查和试掘,系统收集人工遗物和动植物遗存,以获取各种有用信息。然后采用多学科合作的方式,分析、研究和阐释半岛地区新石器时代以来自然环境的演变以及人类与环境的互动关系。以此为基础,进而在更大的空间范围内进行比较研究,为合理解释人类的行为和社会、文化变迁等进行了有益的尝试。1

  九十年代中后期,中国考古学的研究目的和方法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学界普遍认可聚落考古和多学科合作研究是研究古代社会的可行路径和方法。由此,也提出了一系列颇有吸引力且有待于我们从更细致的层面予以解决的问题:如胶东半岛贝丘遗址的形成、生业经济构成、社会组织结构、海平面升降对环境变迁的影响、沿海与内陆的普通遗址的异同等等。

  基于以上原因,山东大学东方考古研究中心和青岛市文物保护考古所在2007年达成合作意向,决定选择一处贝丘遗址开展细致的考古发掘和多学科合作研究。通过实地考察,我们发现胶东半岛20余处贝丘遗址保存状况都不算太好,或者离村庄太近,历年破坏得比较严重,如紫荆山、乾山、唐家、许家疃、北兰格、邱家庄、臧家、南阡等;或者遗址上种植有果树等经济作物,难以立即进行发掘,如南王绪、大仲家、东初家、蛎岔埠、窦疃、现子埠、丁戈庄等。

  北阡遗址的大汶口文化房址比较复杂,既有地面式建筑、半地穴式建筑,也有基槽式建筑、柱洞式建筑,有的还

  前后分间。三个年度发现的房址多达九十多座。房址面积大小不一,大的可达20多平方米,小的还不足10平方米。部分房址发现了较好的人类活动面,有的经过多次铺层并有多个活动面。北阡遗址大汶口文化房屋建筑有两个显著特点。

  一是发现了数量甚多并且特别深的柱洞。如有的探方在16平方米的发掘区域中就发现有30多个开口于同一层位的柱坑和柱洞,有的一个探方内发现柱洞和柱坑多达200多个。这些柱洞或柱坑的平面形状、大小、坑内填土、坑的深度存在差别,有的坑与坑之间还存在打破关系,说明这片区域作为当时人们的主要居住区而经过多次的重复使用。柱洞分两类,一类是有较大的柱坑,柱坑挖到一定程度,再挖出柱洞;另一类是单个柱洞,也很深,有的深度在1米以上。一部分柱洞底部有柱础,柱础的类别有扁平石块(不少是利用废弃的石磨盘充当)、红烧土等,从浙江余姚田螺山河姆渡文化遗址发现许多方形木板柱础看,不排除北阡遗址也有用木板做柱础的可能,只是由于年代久远导致木质材料完全腐朽而不易被发现。

  二是多数房址上都堆积有大量红烧土。红烧土呈碎块状,围绕着房址的位置分布。红烧土的大小不一,有的外表光滑,当为墙壁的表面,破碎的位置或有圆形柱子和植物稭秆的痕迹,证明存在墙内柱和草拌泥墙体。红烧土多十分坚硬,表明烧成火候较高。

  (二) 发现一大批大汶口文化早期阶段的墓葬资料

  北阡遗址大汶口文化两个广场的西侧和南侧,发现大汶口文化早期阶段不同时期的墓葬197座,埋葬人数近400人。北阡大汶口文化墓葬有两大类别,即二次合葬墓和迁出墓,没有发现其他地区同时期流行的单人一次埋葬现象。

  二次合葬墓的墓葬形制较为复杂,平面形状以长方形最多,也有近方形、椭圆形和不规则形者。墓坑一般较浅,墓葬内的人骨多为单层放置,也有分二层和三层摆放的现象。除了个别合葬墓的人骨放置较为规则之外,绝大多数墓葬的人骨摆放得十分凌乱,似无规律可循。从后期的整理和鉴定看,每一个体的人骨缺失十分严重。多数墓葬没有随葬品,有者也极少,种类有鼎、鬶、罐、觚形杯等陶器和少量石器、骨器。

  迁出墓的数量较多。迁出墓葬的平面形状以长方形为主,也有少数椭圆形者,迁出墓的长度一般较短,多在1.5米之内。墓葬内部往往遗有少量零碎骨骼,如指(趾)骨等。有的墓葬还有个别随葬品等。关于迁出墓葬的长度较短的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们。新近发现的烟台郊区舞台龙山文化早期墓地,由于普遍采用了屈肢葬的葬式,其墓葬的长度均在1.5米以内。由此看来,这一习俗可能在大汶口文化早期阶段就已存在。

  (三) 对大汶口文化早期的生业经济有了较为系统的认识

  由于历次发掘中系统收集了大量土壤标本,浮选出各种动植物遗存,从而使我们对当时的生业经济有了较为详细的了解和认识。

  北阡遗址大汶口文化早期阶段,农业经济尽管还不发达,但其存在是确定无疑的。从浮选结果看,当时的农业以种植黍、粟类作物为主,兼有少量其他类农作物。考虑到当时优越的地理环境,采集经济对于北阡大汶口文化居民还十分重要。采集的对象既有禾本科类植物,也有坚果类和水果类植物果实等。

  北阡遗址发现的动物遗存十分丰富,可以划分为陆生动物和水生动物两大类别。陆生动物中作为家畜饲养的动物多于狩猎获取的野生动物。前者以猪最多,占全部陆生动物的60%左右,其他还有少量的狗、牛、猫等;野生动物以獐和梅花鹿的数量最多,约占总数的四分之一强,其他类动物如啮齿类动物、兔子、麋鹿、斑鹿、貉、狗獾、野猪等,数量相对较少。家猪和野猪并存是一个重要的现象。

  在大汶口文化早期阶段,北阡遗址东北距离五龙河口的丁字湾西南海岸线不足1公里,捕捞各种海水和淡水动物资源是当时居民的重要生产活动。发掘中发现了一定数量的鱼骨,种类有鲈鱼等。贝类遗存的数量更是十分可观,达数十万件之多。其中海水软体动物的种类有牡蛎、缢蛏、脉红螺、文蛤、疣荔枝螺、昌螺、大海螺、蛤仔、海螺、毛蚶、乌贼、青蛤、滩栖螺、托氏琩螺、蟹守螺、芋螺等,淡水贝类则有蚌、丽蚌、矛蚌、蚬、楔蚌、珠蚌等。

  稳定同位素检测结果表明,大汶口文化早期阶段的北阡居民,维系生存的食物资源有三个主要来源,依次为海生动物类资源、陆生的C4类植物资源和陆生的动物类资源,所占比例大体相当。

  (四) 周代遗存的重要发现

  较之大汶口文化,周代时期的北阡遗址面积更大,约为4万平方米左右。中心部位周代文化层堆积破坏殆尽,只剩下一些较大较深的窖穴、灰坑和墓葬等遗迹。外围部分保存略好,文化堆积的厚度尚在1米以上。主要周代考古发现包括:

  首先是围墙基槽和环壕的发现。在遗址中部最高的位置,发现了一批颇具规模的大窖穴,有的把大汶口文化堆积完全破坏并延伸到生土之中。大体在大汶口文化分布的范围,发现了打破大汶口文化堆积的周代基槽,而基槽之上的墙体部分已经完全不存。由于后期破坏较为严重,基槽不能完全围拢。基槽之内的地段,去掉耕土后就是一部分周代窖穴和大汶口文化早期阶段的堆积,周代文化层堆积和房址已经被全部破坏。在基槽的外围发现至少两周环壕,其中内侧环壕打破基槽。由于基槽和环壕围拢起来的面积不大,所以居住于其内的人口不会太多,大概是一个居于统治阶层的家族。

  其次是周代墓葬的发现。截止目前在遗址上已经发现了5座周代墓葬,这些墓葬的规模略大,绝大多数有一椁一棺,均为单人葬,头向东。其中等级最高的M1,随葬有青铜鼎和成组陶礼器,如2鬲、4罐、4簋、4豆。其他墓葬或有青铜兵器和陶礼器等。从这些现象看,地处齐东边陲的北阡遗址这批周代墓葬,应该具有一定的等级,大约可以与文献记载的士一级相对应。所以,周代的即墨地区如果是一个小的诸候国,那么北阡遗址大体相当于一处二或三级聚落的等级和规模。

  第三是对北阡遗址周代的农业经济内容有了诸多新的认识。较之遗址下层的大汶口文化早期,北阡遗址周代时期的农业经济获得长足发展,种植的农作物种类明显增多,从出土数量和出土概率看,均以粟和小麦最多,其他还有黍、大豆、大麦和水稻等。这一时期的农业经济有两个显著特点,即小麦的数量大大增加并成为略少于粟的主要农作物,而黍的数量急剧减少。特别是小麦的大量出现,远远超出人们的预期,改变了以往的传统认识。到了西周晚期和春秋时期,小麦在全部农作物中的比例已经大大超过此前任何一个时期,在偏居于东方海隅的胶东半岛地区已经逐渐普及开来,成为当时人们主要的栽培农作物之一。

  在北阡考古中,多学科合作研究始终是重要内容,我们采用了在两城镇考古中经过实践的一些方法,例如:筛土;系统地采集土样进行浮选和进行其他的检测、分析,历年采集的浮选土样有1000多个;全站仪测绘;全部收集包括贝壳在内的各种动物标本,等等。因为进行了比较细致的田野发掘,系统采集了可以进一步分析和研究的各种资料,这就为多学科合作研究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北阡遗址的多学科合作研究经过论证,研究项目选择了目前可以着手开展工作的7个子课题。

  (一)人骨遗存研究。研究内容有:1.对多人二次合葬墓中近400个体人骨性别、年龄的鉴定;2.人骨稳定同位素和微量元素分析;3.人颅骨CT、MRI影像数据收集及三维成像分析;4.人骨的病理学分析;5.拔牙等社会习俗的研究。通过人骨材料考察古代居民的健康状况、食谱结构、人口结构以及社会关系等问题。

  (二)陶器研究。研究内容有:1.陶器化学成分分析(常量化学元素和微量化学元素分析);2.陶器烧成温度分析; 3.陶器的材料学和类型学研究;4.陶器残余物分析。进而考察陶土来源和陶器产地、陶器制作工艺、陶器功能、炊煮类陶器的加工对象和方式等问题,从陶器生产、流通、使用的整个流程,探讨其在社会生活中的重要地位和角色。

  (三)石器研究。研究内容包括:1.石器的材料学和类型学研究;2.石器加工过程分析;3.石器的残余物分析。考察石料来源和产地、石器制作工艺、石器功能等问题,从石器生产、流通、使用的整个流程,探讨石器在社会生活中的重要地位和角色。

  (四)动物遗存研究。研究内容包括:1.北阡遗址居民的肉食资源范围及其变化;2.贝类、鱼类和哺乳动物的取食方法及消费模式;3.骨角类工具的研究。探讨考察动物遗存在北阡遗址经济生活中的构成情况,并通过动物遗存探讨人、社会、环境的交互关系

  (五)植物遗存研究。研究内容包括:1.植物种子、果实、块茎及木材等植物大遗存;2.孢粉、植硅体、淀粉粒等植物微遗存;3.陶器和墙皮等建筑构件内的植物印痕。分析北阡古代居民利用植物资源的方式、规模和变化,植物遗存在北阡遗址经济生活中的构成情况等,并对植物取食经济遗存与社会生产、社会组织的相关性、植物群与古环境的复原等问题进行探讨。

  (六)资源域与古环境研究。研究内容包括:1.对整个丁字湾沿岸可确定的13处滨海遗址和3处内陆遗址进行地貌、土壤、动植物和岩石、矿产等自然状况等进行资源域调查;2.北阡地区;2.北阡遗址剖面及邻区地貌、全新世沉积剖面特征的考察;3.青岛地区全新世海平面变迁研究。结合古环境资料,认识和理解该地区社会经济构成的宏观环境背景和自然条件,考察人、社会、资源和环境的互动关系。探讨古代地貌、土壤、气候条件、野生动植物资源与农业起源与发展的关系、古文化特征(包括经济形态)与环境的关系、海面变化及对该地区自然条件及人类活动的影响、人类活动对环境影响等问题。

  (七)社会研究。主要包括:1.北阡遗址考古发掘和科研的总体规划和系统设计;2.年代学的相关问题,如选择浮选种子和植硅体标本测年,尝试利用木质品保存完好的有利条件取树轮样本测年等;3.聚落形态的田野考古研究;4.多学科合作研究的整合和汇总。进行北阡古代居民的经济、社会形态以及与环境的动态关系的综合研究。

  在这些成果中,关于生业经济的研究尤为引人注目。动物考古研究显示,北阡遗址在史前时期的软体动物消费呈现出稳定——繁荣——衰退的趋势,而脊椎动物在肉食资源中所占比例逐步稳定增长,---以家猪为主的稳定性肉食来源。 从植物研究情况看,以黍和粟为主的农业比例不断增加结构;采集野生植物和坚果类遗存的活动一直持续下来。 人骨稳定同位素数据则显示C4类植物和陆生动物的消费比重随着时间推移而逐渐增加,海洋类资源的消费比重则逐渐降低。从这些数据中可以看出,贝丘聚落的发展和繁荣是史前先民适应当地自然环境的结果,而其衰落则与农业、家畜饲养业等生产经济的兴起有很大关系。

作者系山东大学 王芬